您所在的位置:
【1422班 李紫怡】电车难题

刚开始时,老师曾经给我们讲述过难题的大概,同时做出这种结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所谓难题究竟是以何种结果来解决的?但是我们并没有深入地去思考和了解这个难题。

书籍一开始,作者就很直接地讲述了难题究竟是什么,有很多学者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甚至有学者把这个难题更加细化了,但是也有人说这不过是一种假设,不用如此激烈地去探讨。但是,这个难题却真实的出现了,同时也做出了决定。

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一位女士,名叫达芙妮·琼斯。一辆电车失去控制,主线上有五个人,就这么任由失控的车冲过去,那么这五个人都会没命,但是有一个岔道,岔道上有一个人,而达芙妮女士则扳动了道岔,让失控的电车开上了岔道。用一个人的牺牲救了五个人,而电车难题讨论就是这样做是否有罪?

多方的学者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也列举了很多理论、思想,比如杰里米·边沁的“一个行为的正确与否,完全取决于其造成的后果;而我们的行为准则,应当是以‘最多数人之最大幸福’为目的”、圣·托马斯·阿奎那的双效原则中的:一个本来符合伦理的行为,也许存在不良的副作用,但是绝不能以坏的手段来达成好的结果、弗里德里希·尼采认为黄金定律造就了一个懦夫的文化等。

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做一个类比吧,这个难题是否也类似于现在一个热门的问题:母亲和老婆同时掉下水了,你只能救一个,你先救哪个?同样是做决定,同样只能选择一方。那么究竟如何做才是对的呢?有人说先救母亲,再救老婆,因为母亲只有一个,老婆没了可以再娶;也有人说先救老婆,再救母亲,可是他们的解释就没有那么的统一了。法律所给出的答案则是救母亲,因为我们对于父母有赡养的义务。

回到正题,达芙妮女士选择牺牲法利先生去救另外的五人,我的看法是有罪:达芙妮女士并不是上帝,她没有权利去决定他人的生死,尽管她挽救了多数人。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她能做出选择,实话说很有勇气,但是为什么她会选择牺牲法利先生呢?在一些紧急情况下,直觉在很大程度上就成了做决定的一种手段。我觉得达芙妮女士也是通过自己的直觉来做决定的,作者还例举了类似的案子,弗兰克·特里梅因一案,同样是要阻止失控的电车,只不过弗兰克一案的的电车只有一条线路,没有侧线,而失控的电车朝着轨道上的五个人冲去,弗兰克站在横跨电车轨道的人行天桥上,弗兰克为了阻止失控的电车,选择把身旁壮硕的男子推下去。可是这件相似的案件,人们对此的反应却截然不同,对于达芙妮女士,人们只会觉得她遵循了所谓的“常理”,但是对于弗兰克先生,人们却觉得他是个危险人物,为了阻止一个危险,亲生制造了另一个危险。

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大的差异呢?为什么我会觉得达芙妮女士有罪呢?

许多的问题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差异的存在,主要就是一个是通过间接手段,一个则是直接手段。而这两种方式,在我们的反应中,对于后一种则持有强烈的厌恶感。我觉得这就是两个案件的不同之处。如果我是达芙妮女士,可能面对这种情况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虽然很佩服她的勇气,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权利,比如生命健康权。我们没有夺取其他人权利的能力,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同时也没有义务。有人可能会说我冷血,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自身并不能做出很好的决定。更何况,如果站在轨道上的那一个人是你的家人,你还会选择牺牲他去救另外五人吗?

我的理解

书中也提到了“无私”这个词,如果被绑在轨道上的是自己,而且自己也有能力扳动道岔,你会怎么做?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不扳动道岔,可能会有人说我自私,但是我却觉得我只是把我真实的想法诉说了出来。说和做是两码事,当自己亲身经历了,可能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而且,我没有牺牲自己挽救他人的义务,可我却拥有生命健康权。

看完这本书,我觉得我的理解很浅,尤其是知识这一方面。广泛的知识,会让你有很多不同方面的理论去理解一个问题,这更加加深我要多学习知识的观念。

多锻炼自己的逻辑能力,多学习知识,我相信我对于这个难题会有更加深的理解和判断。

作者:
编辑:
本栏目上篇: 【1512班 邹梓豪】官本位与.. 本栏目下篇:【 1552 陈继康】一路黔行
版权所有:千赢国际娱乐老虎机 苏ICP备05047985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1440*900 IE6.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