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记忆里有个地方,叫国防园
  2016-12-03 21:53:01 浏览次数:2881


    没有细数到底在国防园停留了多久,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该要和此处分别的日子,走在原始的操场上,静静地吹着山风,望着以远山白云为背景的国防园,莫名生出一种宁静致远的情愫。看着国防园坐落在山窝窝中的两栋孤零零的大楼,不禁想起刚来到这儿时的那份惊讶,初以为一个具备“国防园”这么大气恢宏名字的地方,会是一个庞然巨物型的堡垒式建筑,没想到却是这般“可爱”,不过这倒成了我们的最初谈笑的笑资,使得本让人感觉生冷的国防园变得活泼了些。

    听说后山那边有靶场,心怀激动的我们一有自由活动就跑到后山坡上。刚一登上后山坡的大操场就呆住了,这片绿化地非常具有山野空旷之美,青山斜谷、落日余晖,感叹过风景独好的时候才想到寻操场、靶场。闲来无事便慢慢往前踱步,幸亏我们还是有常识的人,推理出了在山脚那边应该是靶场。慢慢的穿过青青草地,踏上了斑驳的塑胶跑道,看来这里确实是操场无疑了,谈笑间,就走到了靶场那边,发现这里的靶场和我们在看奥运会上的那些靶场是不一样的,不禁让我们生出一种远处是风景,近处是人生的自嘲感,靶场虽没有那么时尚,但却朴素与实用,果然简单有效才是硬道理。不过我看着靶子都离得不远,从同事们那边得知原来枪本来有效射程也没多远,悻悻然的我以前从抗日剧上看的一把老式步枪还能准打八百米远的敌人,看来是神剧的前身了,竟然误导我这么些年。庆幸的是,同事们不吝赐教避免了我在外面给咱们监狱人民警察闹笑话。观摩靶场的时候谁说了一声,地上有弹壳,意外之喜,我们这些人像寻宝了一样,开始“扫荡”这片靶场,收获颇为不错,虽然大都是些有些老旧的弹壳,但从未摸过枪弹的我们对这倒是颇为新鲜,每个人都满载而归,倒是一件趣事。

    记得第一次集合吃饭,全部四百多号人,集合整队倒是适应有加,不过集合完还得唱首歌就让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手哭笑不得了,一首五音不全但气势恢宏的军歌吼完,秩序井然地排队入桌,全部人员站好同时坐下同时开饭,期间还不许说话,让我大开眼界。以前这么多人入桌,貌似只有在婚礼上才有的看,要是宾客们也这么入座肯定能上头版头条了。

    起初的军训生活单调但又充实,回想那段时光,记忆深刻的倒不是吃过的苦、受过的累,而是那些苦中作乐的欢乐时光,调侃同事们疲惫时偷懒打得软绵绵的擒敌拳;开饭时一起同围一桌胡吃海喝;闲暇时一起围在一桌打牌吹牛……当然不得不说军训锤炼了我们的体魄与服从意识,让人终身受益。身体的充实感余温犹在,头脑的充电接踵而来,文化课程让我们这些毕业后以为告别课堂的人们重温了美好时光,系统专业知识的灌输,仿若醍醐灌顶,不禁让我们感慨到终身学习的重要性。

    时光如白马过隙,国防园的培训快告一段落,不知何时才能再度重逢在这同一方贵土,那些擦洗的锃光瓦亮的弹壳还在,那套人生第一套拳法还会,那互相抄过的笔记还摆在书桌,不知曾同行的人们将去何方,若干年后是否还记得当年的清晨初阳,当年的山野明星,那从警最初的梦想,那一起发过的誓言?

    国防园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也是从警之路开始的地方。这里有草地,青山,斜谷,斑驳的跑道,暖暖的阳光照下来,懒洋洋的,仿佛温暖的怀抱让人舍不得远离这一份温柔。透过那些人,那些事,那远山白云,映照的国防园成为了心中一个真正可爱的地方。


作者:龙潭监狱 2016新警 刘泽厚
编辑:南京女子监狱 2016新警 丁文静
本栏目上篇:恣朝暮,彀长空 本栏目下篇:你好,春天
版权所有:千赢国际娱乐老虎机 苏ICP备05047985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1440*900 IE6.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