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张忠亚:母校,我心灵的归宿
  2015-11-11 19:15:42 浏览次数:5872



来不及道别,竟然一别五年。当我再次走下到达镇江的火车,出了火车站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感,以至于怀疑是不是下错了车站。询问后才知道现在镇江除了南广场出站口外,还有一个叫做北广场出站口的地方,令人忍俊不禁!



  10路公交车业已换成豪华的空调车,再也不是过去摇摇晃晃的老爷车。行驶在中山路上,经过大市口,哦,这个是紫金广场,那边是镇江国际饭店,一种旧友重逢的感觉涌上心头。



  自己特意提前两站下车,想仔细将第二故乡如今的风貌观摩。过了梦溪路,终于到了桃花坞路,发现昔日热闹非凡的网吧倒闭了一家,路南茶叶店的师傅还一如既往的翻炒着新鲜的叶芽,鸡腿店和汉堡店的门面更显得大了,说明曾大受警校人欢迎的美食依旧受着师弟师妹们的青睐。继续走,呀,陆仔面馆!东北饺子馆!这是几乎每一个警校人都品尝过的经典:前者以豪爽的大食量著称,满足了多少我们当时囊中羞涩的肚皮之念,而后者则是以口感加高昂的价格闻名,话说有哪几个男生能在他家吃一份饺子就饱的呢。



终于来到了母校的大门,站在门前,放佛又回到了04年父亲带我来报到的时刻。那时候,看着警校的大门,充满了憧憬与向往。父亲是第一个带我来报到的,又是最后一个直到军训几日后才离开的。现在拥有的一切,全是父母和老师们的悉心教诲下才获得的啊!



走进教学楼一楼,又回到曾经0412所在的班级,整齐整洁如故。时光似乎倒流到了十年前,五十四名稚气未脱的学生,从全省各个地方带着同一个梦想聚在这里。无论是齐声朗诵的时刻,还是举手回答问题的画面;班主任早早起床叫我们不要赖床,考试前总不厌其烦的给我们分析难点重点;大家恶作剧般和老师布置作业的多少以及交期讨价还价,因为禽流感而额外放假全校无比欢呼的时候。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却又是我们回不到的从前。无比眷恋,无比青春。忽然被眼前几个笑嘻嘻的师妹们带回现实,问我是不是找人啊,大叔。呵呵,时光荏苒,自己原来也是即将奔三的大叔级了。



来到宿舍居然没能一下子想起房间号,打电话给班长(也是舍友)乃至在衣柜里发现了自己的贴纸才确定了就是409,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思绪万千:那时踢过球亦或打过球的兄弟们可以共饮同一瓶可乐;争着去掠夺一个刚从小卖部回来的零食大户搞笑场面;夜宵分享泡面时若谁还有红珠鸡和夫妻肺片,堪称惊艳;还有我们集体锻炼身体汗流浃背的励志时刻。宿舍也总有这样那样的奇葩们,一个喜欢霸占座机的家伙,经常聊到半夜;一个囤积衣服袜子直到没有穿的时候才洗的家伙,一个喜欢打呼噜说梦话外加磨牙的家伙,一个酒量不行却又喜欢吹牛说能喝一盆的家伙……



那些因为母校而相聚的人们,是否还记得整齐的路队,曾经嬉笑打闹的自由活动,省局大练兵时的黝黑,为了上网而让飞毛腿帮忙刷卡占电脑的嘱咐,一起窃窃私语新来的漂亮女老师到底有多大,图书馆前每个夏天都会香气四溢的紫藤萝,班主任跟着一起去研究公考自考的题目直到吹熄灯号,因为失恋偷偷摸摸抽的第一支红南京,以及毕业晚宴上因为分离而和老师同学们抱头痛哭的伤心欲绝。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早已熟悉你,亦是我心灵的归宿。母校,请原谅我们年少无知时或多或少惹您生气伤心的言行举止,就像母亲原谅自己的孩子一样。是您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让我们懂得了什么叫做责任与担当。让我们从懵懂的孩子逐渐成长为人,也希望真的有朝一日,我们也能为您做些什么,让彼此的青春和梦想永远与您交织,作为警校人,在此真挚的祝愿所有辛勤的母校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作者:徐州监狱 张忠亚 于2014.9.10

作者:超级管理员
编辑:
本栏目上篇:王传敏:再进警校 本栏目下篇:刘秦余:青春的怀想
版权所有:千赢国际娱乐老虎机 苏ICP备05047985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1440*900 IE6.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